您当前的位置 :商界 >
2020年美瞳赛道共完成11起融资 高瓴资本、经纬中国等明星机构现身其中
2021-04-28 13:27:31   来源:快科技  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

疫情之后,口罩之上,“眼妆经济”取代了“口红经济”,美瞳成为彩妆界的新黑马。

在各类线上平台,美瞳的关注度都呈爆发式增长。小红书上,“美瞳”这一词条有76万以上的种草笔记;抖音“美瞳”话题下,相关视频播放量超过21亿次;天猫上,艺人虞书欣同款美瞳的月销量超过10万件。

与此同时,资本也蜂拥而至,2020年以来美瞳赛道共完成11起融资。其中,既有成立不久的新国货品牌,如Moody、CoFANCY可糖,也有成立十年以上的老牌美瞳垂直电商,如4iNLOOK、美瞳汇等。

而这背后不乏高瓴资本、经纬中国、源码资本、真格基金、红杉中国等明星机构的身影,甚至连腾讯和小红书也开始加码。

不少美妆品牌也盯上了这块蛋糕,完美日记推出自有美瞳产品“星月”,Colorkey、橘朵等国产美妆纷纷与美瞳品牌展开联动合作。

由颜值经济孕育出庞大市场的美瞳,到底是一门怎样的生意?是否有机会成为消费领域的下一个“金矿”?

颜值经济催生的“新消费品”

如今的“美瞳”,泛指彩色隐形眼镜这个品类。事实上,美瞳是强生公司专用的注册商标,是强生为亚洲市场设计的具有美容效果的隐形眼镜系列品牌,2004年开始进入中国市场。

美瞳并不属于化妆品,和隐形眼镜一样,是第三类医疗器械。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规定,必须获得该类产品医疗器械注册证书以及相应生产、经营资质证书,才能进行生产、经营。

由于准入门槛高,此前的很长一段时间,国内正规渠道的美瞳市场由几大国际品牌占据,包括强生、爱尔康、海昌、博士伦等。而非官方渠道的微商、代购,由于价格低廉、款式多样,更是一度占据了近半数的市场份额。

变化出现在近两年,当90后、95后甚至00后成为消费主力军,他们对彩妆的需求大幅提升。在国货美妆爆发的当下,美瞳作为妆容的一部分,也乘上了这股东风,一批国产美瞳品牌应运而生。

CoFANCY可糖CEO赵威告诉创业邦,他女朋友是“资深美瞳爱好者”,一年要花几千块在微商渠道购买美瞳。他还观察到,在小红书的彩妆教程下,过去用户经常求口红、眼影色号,后来询问美瞳品牌的人却越来越多。

“市场对美瞳的需求是大量增加的,有点像几年前的国产彩妆。而且具有医疗背景的传统隐形眼镜品牌不太重视美瞳品类,美瞳占总营收的比重相对较小。”

赵威曾是天猫美妆新锐品牌的负责人,负责过花西子等新国货品牌,也曾是阿芙精油的高管,从业背景让他敏锐地意识到,这一领域将有新机会出现。

美瞳的线上消费数据也佐证了赵威的想法,美瞳产品的美妆属性满足了消费者的变美需求,30%左右的消费者即使没有近视,也会购买美瞳来为自己的妆容加分,这一比例在年轻消费者中更高。

CoFANCY可糖成立于2019年11月,目前已完成3轮融资,投资方来自红杉中国、真格基金、碧桂园创投和华创资本。

与CoFANCY可糖一样,在近一年多时间内完成多轮融资的4iNLOOK,投资方有弘晖资本、星陀资本等。星陀资本创始合伙人李陶也提到,目前国内的美瞳更偏向于具有美妆属性的消费品,整个赛道正处于高速成长期。

投资了KILALA可啦啦pre-A轮的峰瑞资本判断,隐形眼镜(包括彩色隐形眼镜)在需求端、供给端、渠道端均呈现出从医疗用品到消费品化,从消费品化到快消品化的趋势。

摩根斯坦利的行研报告显示,隐形眼镜佩戴率会随着国家经济水平的提高而提高,中国不仅是世界上视力矫正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,且年轻人近视率逐年上升,但隐形眼镜佩戴率仍较低,约为10%,远低于日本的32%和中国台湾的34%,还拥有5-7倍的高成长空间。

青山资本的报告也显示,最近五年中国市场美瞳复合年增长值高达41%,2020年终端销售额超过200亿,年消费片数18亿,至2025年销售额预计超过500亿,有望成为全球美瞳最重要的消费市场。

这就不难理解,偏重美妆属性的美瞳赛道为何获得资本的青睐,毕竟“国货之光”完美日记的成功上市在前,“美瞳界的完美日记”也被寄予厚望。

新玩家的突围之路

目前,市面上销售美瞳的企业主要分为三类:第一类是以博士伦、强生为代表的具有医药背景的传统眼镜品牌;第二类是日韩美瞳经销商;第三类是Moody、CoFANCY可糖等国产新品牌。

第一类美瞳更偏重医疗属性,款式较单一,以传统纯棕色、黑色等保守色为主;第二类主要售卖日韩风美瞳,价格相对低廉,但存在海淘周期和安全性问题。国产品牌则凭借丰富的产品款式和更高的灵活度,试图从二者之间突围。

这些国货美瞳起于颜值,火于营销,多以电商渠道为主。以CoFANCY可糖为例,旗下美瞳的花纹、颜色可多达十几种,尽量满足当代年轻消费者更多元、更自我的审美。

赵威提到,“当下国内年轻女性自信心的提升,令她们在妆容风格上发生了变化,变得更加大胆、更有个性,以往流行的日系裸色妆容不再受到追捧。CoFANCY可糖最受欢迎的一款美瞳是蓝色的,而非更低调的灰色或棕色。”

碧桂园创投VC投资部负责人牟宝璐则表示,新锐品牌在对消费者的理解、对新潮流方向的把握、推出新产品的速度、对市场的反应速度以及创新的营销手段和玩法等方面,都会做得更好一些。

不过,在营销方式上,牟宝璐不认为目前的美瞳新品牌在模仿完美日记擅长的KOL打法,“因为完美日记起量的时候已经有很多类似品牌存在,产品质量也都很好,完美日记想通过高性价比等优势来取胜,就需要借助KOL等渠道让消费者知道。但现在不一样了,美瞳现在打的是没有品牌或者白牌的市场,也不像完美日记当时有小红书这种独特的渠道红利,所以现阶段的美瞳品牌还是要通过产品力和渠道创新来占领市场。”

另一方面,虽然资本火热,但美瞳的利润并没有想象中高。博士眼镜(300622.SZ)财报显示,2020年,其隐形眼镜的毛利率为55.5%,而镜架、镜片的毛利率分别为74.44%、84.4%。从美妆的属性来看,这一数据也低于彩妆产品70%左右的毛利率。

在毛利率不高的情况下,新品牌们寄希望于提高消费频次和客单价,以此来提高品牌溢价,拉动业绩的增长。

在佩戴周期上,美瞳产品分为日抛、双周抛、季抛、半年抛和年抛。从健康角度来看,美瞳佩戴的周期越短,安全性越高。熟悉眼镜行业的视光师金鑫告诉创业邦,由于美瞳材质和人体自身泪液分泌的原因,佩戴过程中不免有蛋白质和脂质的残留,佩戴周期越长,残留越多,越容易造成眼部问题。

峰瑞资本也提到,由于日抛美瞳是一次性消费品,具有更安全卫生、方便携带、并发眼病减少等优势,越来越受到年轻消费者的青睐。随着短周期抛产品,尤其是日抛的普及,隐形眼镜及彩色隐形眼镜整体市场规模将呈现指数级增长。

而日抛产品的工艺和材料成本也相对更高,这就客观提高了产品的价格,客单价随之上升。以强生旗下品牌安视优的美瞳产品为例,6片装半月抛规格的价格为142元,折算单日为3.38元;日抛10片则为122元,折算到单日就是24.4元。

2015年之后,日本就严禁销售半年抛(含半年)以上隐形眼镜产品。目前,大部分品牌都已不再售卖年抛产品。

一家美瞳生产企业的数据也可以佐证,自2019年年中开始量产日抛镜片以来,一年后日抛占总销售收入的比例已经超过了15%,并且仍在稳步上升。赵威也透露,CoFANCY可糖的日抛产品可以达到90天43%的复购率。

多道难题待解

由于美瞳在我国属于三类医疗器械,许多网店不具备资质。例如完美日记的美瞳产品就曾因资质问题迟迟无法在电商渠道销售,只能先在粉丝社群发布,随后在微信小程序商城“完子之家”上线。

资质问题可以花时间解决,满足进入门槛后,更深层次的竞争在于供应链。美瞳产品在安全上有着严苛的要求,目前无论是国际品牌还是国内品牌,生产线主要分布在日韩和我国台湾地区。

新品牌在努力尝试攻克供应链难题。赵威表示,CoFANCY可糖主要的代工厂在中国台湾,有生产芯片的背景,生产工艺精良,但设计上相对保守。因此,CoFANCY可糖没有像传统品牌一样从工厂的产品库中选择样品直接生产,而是与工厂共同合作研发品牌原创的花纹、配色。

在生产方面,由于美瞳是通过注塑工艺来固化硅水凝胶等原料,需要磨具压制。CoFANCY可糖提出“一模一片”的概念,即一个模具只生产一片美瞳,保证镜片更加光滑完整,提升佩戴的舒适度。同时模具会作为标本附赠在产品包裹,以证明非重复使用。并且将其余废弃模具统一再造处理成环保袋。“CoFANCY可糖之后会继续与工厂达成深度合作,并在国内建立生产线。”

一位投资了国内隐形眼镜生产企业的投资人告诉创业邦,由于国内美瞳生产的需求量在快速增加,但中国台湾厂商的花色单一、起订量高,韩国代工厂则以年抛、半年抛产品为主,这也为美瞳产业链上游的创业企业提供了新机会。不过由于三类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比经营许可证更难办理,短期内仍难满足生产需求,头部的生产商也在大力提高产能。

另一方面,对新兴品牌来说,还在于教育用户和提升市场渗透率。在金鑫看来,目前很多消费者对美瞳产品的基础指标含水量、透氧量等并没有清楚的认知,品牌在安全验配、安全使用方面也有很多不足需要改进。

在市场渗透率和普及度上,美瞳市场有头部品牌但还处于分散的状态。据赵威透露,目前在国内150亿-170亿规模的美瞳市场中,线下销量可达30%,线上占到20%,而非官方渠道的微商、代购整整占据了市场的一半。

金鑫提到,虽然美瞳具有美妆属性,但新品牌也不可能只走线上渠道。而在布局线下渠道时,这些新国货品牌无论是自建门店还是与传统代理商合作,相对传统的国际品牌都会受到一定的阻力。

不过,新品牌们对此有不同的想法。比如CoFANCY可糖,打算选择与线下彩妆集合店合作,来开拓线下渠道。在赵威看来,美瞳严格意义上更像护肤品,好看很重要,但核心是舒适度,如何让消费者认可美瞳产品的美学性,同时对品牌产生信任度更为重要。

此外,由于美瞳类似美妆,需要依靠爆品来拉升销量,不同的是,作为医疗产品的隐形眼镜,有不同度数的区分,这对于库存管理也是一大难题。

对于美瞳赛道的现阶段,牟宝璐和李陶的看法一致。目前美瞳市场处于快速成长阶段,竞争已经出现,但市场渗透率还在提升过程中,新锐品牌的玩家们,应该共同开拓品类认知度,出现头部的品牌效应后,再考虑推出一些带功能性的、高价值的、高客单的产品来进一步提升毛利率。

可见,在讨论“能否诞生美瞳界的完美日记”之前,国产美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

[责任编辑:ruirui]


*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,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
请您联系QQ(992 5835),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。




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联系邮箱: 9 92583 [email protected]
 

关于我们| 客服中心| 广告服务| 建站服务| 联系我们
 

中国焦点日报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20024062号-1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